我喜歡甜甜的夾心餅乾,飯後一片,更是愉悅沉陷。

 

吃完排骨便當午餐,正準備享受時,荔荔小姐悄悄的蛇到我腳邊,把溫熱的下巴放在我肉肉的腿上,眼裡有光,地上有(口)水。

 

0523 (1)    

 

好吧好吧,有福同享,一人一半,樂趣倍漲。

 

0523 (2)    

 

吃完側躺,滿足瞇眼,優雅地像一株沉靜的迷迭香。

 

0523 (3)    

 

說到餅乾,想到以前我爸超愛買又招人嫌的趣事。因為去大賣場時,他懶得上樓隨我們採買,就直接待在樓下逛,結帳時常可見電池,工具和餅乾,尤其餅乾。

 

因為嘴饞,家裡隨時都有零食庫存,所以餅乾是銷路絕對的品項。只是,我爸通常買的是蘇打,或者高纖那種無夾心類之餅乾,跟我與媽媽愛吃的夾心餅乾,差距很大。

 

爸爸不愛吃零嘴,純粹愛買。變成一種買的人不吃,吃的人欲求不滿的惡性循環。我跟媽媽常常私下邊吃邊碎念:「不吃的人幹嘛買,讓別人吃得很艱難……」於是速戰速決,卯起來吃光。本以為終於可以脫離健康餅乾世界,朝不健康的方向揮軍前進,卻被誤會成非常對味,所以在下一次賣場採買後,又得重新輪迴消滅。(暈)

 

阿爹走後,餅乾由我全權採買,各種夾心口味,都很開創實驗。和媽媽連荔荔一起,三隻甜螞蟻吃得很樂。

 

而這個難得無事的悠閒下午,兩片夾心餅乾,竟意外勾起想念的絲線。嘴裡雖甜,心底有點鹹……

 

文章標籤

瑪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